行业动态
 
带量采购落地感冒:有药品断供三个月 有患者拒低价药
作者: 来源: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:2019-2-1  点击:59次
 

  从降低虚高药品价格入手,以期解决医生用药、医保控费等一揽子医改问题,可谓是“带量采购”的终极目标。不过,第一财经记者从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获悉,由浙江京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002020.SZ)生产的瑞舒伐他汀钙片这一降血脂药已断货长达3个月之久。这一偶发情况,让人不禁思考,药物断供是否影响患者治疗?医生会选择怎样的药物进行替代?医院现有的体系能否承载并完成带量采购的任务?

  带量采购在“4+7”城市的实施方案落地,医药产业洗牌已成定局。

  针对“看病贵”、“药价贵”问题,国家推出了一整套“组合拳”,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(即带量采购)是其中一记重拳。作为配套文件,《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》近日印发,11个城市已开展试点工作。

  药企之外,医院、医生、患者对这一重大举措的反应,也是方案结果执行和政策落地的关键。

  从降低虚高药品价格入手,以期解决医生用药、医保控费等一揽子医改问题,可谓是“带量采购”的终极目标。而早在这盘“大棋”落定之前,上海于2014年1月便启动了带量采购的工作,首批中标3个品种4个品规。时隔4年,上海经验以“4+7”的模式在全国实施,且在各城市的铺展中渐成定局。

  不过,第一财经记者从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(下称“天佑医院”)获悉,由浙江京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002020.SZ)生产的瑞舒伐他汀钙片这一降血脂药已断货长达3个月之久。

  该药名列上海第三批采购的26个品规药品名单,且2个品规的采购总量为3100万片,居第二。量居第一、第三的分别是格列美脲片(治疗糖尿病)3700万片,和富马酸比索洛尔片(治疗高血压)2560万片。

  近日,由浙江京新生产的瑞舒伐他汀钙片已经补货到位。

  这一偶发情况,让人不禁思考,药物断供是否影响患者治疗?医生会选择怎样的药物进行替代?医院现有的体系能否承载并完成带量采购的任务?记者带着这一系列的疑问,对上海各级医院、相关患者与药企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。

  各级医院有不同做法

  带量采购的药品如何从医院端到达患者手中?由于职能定位不同,各级医院的做法也不同。

  作为大型三级甲等医院,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宣传科主任陈勤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公立医院是非营利机构,会严格执行上级部门发布的带量采购的任务;药品采购会上阳光采购网,药品使用则由医生根据诊疗指南来开具,所用剂量均有明确规定,以满足患者看病需求;而患者如果仅是配药的话,就需要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。

  记者随后在长宁区江苏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解到,上海带量采购政策实施以来,目前该中心涉及药物共17种,且整体用量平稳。“根据区卫生部门的规定,我们会根据本月的药物使用量来估算下个月的采购量,同时,优先保证带量采购药物的品规,将其放上药柜待用。”该中心药械科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 “用药仍需根据患者情况,带量采购的实施没办法去强制,而应该是一种导向。”江苏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党支部书记丛远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“就比如有居民来开抗生素的药,他对一些抗生素较敏感,对自身健康状况也更了解,在用药方面也就会有强烈要求。”

  丛远征还说,“带量采购的药物基本能满足供应,但某些便宜且老百姓有大量需求的药如金霉素眼药膏、六神丸等却经常会断货;我中心与就近的三家医院进行联动,同时在药房也设立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开药点,多方面满足居民的药物需求。”

   “社区医院的职能定位更多的是满足药物供给,而二三级医院更多地承担了疑难病情的诊断工作。”上海市普陀区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黄东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“自2016年第一批带量采购以来,我院每年带量采购的药量占医院整个药物量的50%左右,基本都能顺利完成任务。”

  上海的带量采购规则下,由上级单位下达任务,各级医院执行,成为惯有模式。

  医生群体并非“症结”所在

  药品大幅降价,临床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选择余地缩小了,他们的反馈又是如何?

   “带量采购主要是药械科来管理,我们医生只负责根据患者需求进行临床用药。”天佑医院内分泌科医生王坤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尽管瑞舒伐他汀钙片断货,但是也可以用阿托伐他汀代替,其服用方法和注意事项是一样的。”

  王坤伟也表示,针对同一个病症,临床可替代药的余地还是很大的;比如格列美脲片的降糖效果强,特别适宜对心脏病患者使用;格列喹酮会弱一点,但其对肾功能会有影响。“医生应本着救死扶伤的本心,为百姓解决病痛问题。带量采购,对医生来说,只是可优先选择药物的余地比以前小了,其他没有影响,而对老百姓来说则是以前是进口的,现在更多换成了国产的。”他补充说。

  由此,带量采购并不会直接影响医生开具处方,但降价药品所产生的问题却持续不断。

  令医生稍感无奈的是来自部分患者的质疑。记者了解到,由于普陀区人民医院在带量采购的药品供给上只留有一个品规,因此,在每个阶段,院方需先将规定的带量采购量用完,才能在系统中采用非带量采购范畴的其他进口药。

   “药品应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进行使用。”黄东平认为,“尤其是,大多数患者在被告知之前一直使用的药被替换了,都会不太理解;更深层次的原因是,有的患者从生理上已经适应了前期某种药物的使用,突然换了一种新药,还需要新的时间去调整。这还不包括由此会引起的病情耽误、时间成本等。”

  带量采购,从某种程度上“阻隔”了医生与患者间的固有联系。“医生有自己的用药习惯,而从医学专业角度,我们也更懂得如何根据每个病人的情况‘对症下药’。黄东平说。

  三成患者拒绝低价药

  部分药物的使用权从临床医生方面剥离,这会使部分医生的工作积极性受到影响。此外,患者的个人选择也让医院方无奈。

  某些患者并不关心平时所用药物已经被替代了。“我的糖尿病类药一直是由丈夫代开的,近期才发现之前一直服用的进口格列美脲片已经从去年9月份开始换成了国产的。”家住上海虹口区的68岁退休职工张阿姨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她现在服用新药,倒是没感觉有什么差别。

  而更多的患者,对药物则有自己的要求。来自静安区今年54岁的徐阿姨有多年的糖尿病史,原先服用的一直是进口的格列美脲片;当得知今后可以6.8元的低价使用到同类型的国产药时,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疗效才是第一位的,价格低的我不放心,还是会优先使用进口药。”

  王坤伟则告诉记者,有将近1/3的患者会主动要求使用进口药物。

   “比如格列美脲片已经在2018年9月份换成了某药厂生产的降价药,之前用的是赛诺菲的亚莫利(商品名,通用名仍为格列美脲片),价格是从60元降到了8.73元。”王坤伟说,“但有患者一直用的是进口药,要给他换国产的药他一下子并不愿意接受。”

  在化学药品中,尽管仿制药和原研药(专利过期药)含有相同的活性成分,但主要成分和辅助成分含量的不同,也会导致药效不同。其中,固然有患者和医生对国产药还存有偏见,但根本原因还是仿制药质量的内外差异。

  黄东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国外对于药品药效的规定是需要达到95%以上,而国内规定的药效是90%~95%;如果药物再经过长期储存的损耗,其药效会进一步降低,最终到达患者端时的药效究竟还有多少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   “目前,带量采购中的降价药主要还是以辅助性药为主,一些抗菌方面的低价药还未被纳入进来。”黄东平补充道。抗菌药物就是抗生素。

  由此,对于带量采购药品质量的担忧,不但体现在其基本质量(即是否通过一致性评价)上,还体现在该药品的效价是否能匹配患者本身。

  此外,各地区用药水平不同,上海居民的耐药程度高于其他偏远城市,对药效的要求也会有所不同。“从患者需求角度来讲,带量采购之下,上海地区居民的用药物水准反而倒退的话,那么‘低水平、广覆盖’的一刀切,就可能会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。”黄东平说。

  此前,11个试点城市开展了药品集中采购,共有25个药品中选,中选价平均降幅52%,最大降幅超过90%。中泰证券医药团队认为,在“4+7”带量采购落地后,仿制药行业将进入以研发壁垒、成本优势和产品组合竞争的时代,企业会从上千家降到一百家以内。

  国内某家未中标“带量采购”的大型药企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长期来看,70%~80%的降价不利于本土医药企业发展。目前国内药企正在努力布局创新领域,迎头赶上,一旦利润没了,甚至很多死掉的话,创新药就成了无根之木、无源之水。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,带量采购实施后,一批小型药企很可能由于丧失定价权而面临被淘汰。同时,大型药企通过带量采购的中标,进一步垄断该市场,而为了平衡药价的巨大降幅,很有可能会出现“上半年使用低价中标的国产药,下半年继续销售原价”从而保证盈利的情况。

  截至目前,“4+7”城市带量采购中尚未出现有企业退出的情况。然而,之前退出地方挂网采购资格的案例并不鲜见。

将本文分享给好友:
 
 
 
企业咨询:029-33150041
陕西摩美得气血和制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 公司地址:陕西省咸阳市高新区汉仓南路1号 邮编:712000
联系电话:029-33150041/33150095 传真:029-33250303 行政对外宣传电话:029-33150077 029-33217208
经销商业务联系邮箱:endeavour07@live.cn
网站备案号: 陕ICP备18012283号-2     药品服务证号:(陕)-非经营性-2016-0006